|
龙泉网  地名故事   >正文
[ 打印 ]

四川省国税局牌匾“失踪”两月 因纠纷被职工取走

发布时间: 2020-01-21 04:42:03来源:

四川省国税局挂巨幅牌匾的地方空空如也。 南都记者 刘伟 摄

  成都市滨江东路266号,四川省国税局。这是一座雄伟的多层建筑,但在过去两个多月间,用以昭示身份的巨幅牌匾却始终难觅其踪,作为地位显要的正厅级政府部门,此情景并不多见。

  这背后是一场由安置职工退伍子女引发的纷争。四川省国税系统职工认为2009年该局系统内招最后一次安置职工退伍子女考试时,存在大量“弄虚作假”行为,多次反映未果进而取走牌匾以示抗议。

  四川省国税局则告诉南都记者,安置始终在法律法规框架下完成,“就我们目前的调查,尚未发现一起违规事件。”该局人事处处长邓红说,“公平公正的安置本就难以达到。”

  “造假”五花八门

  2010年年初,一封写给国家税务总局的举报信,从广安市邻水县国税局退休公务员邓必全手中发出。信中反映,在2009年最后获得四川国税系统内岗位安置的66人中,提前退役的9人均为造假。

  义务兵服满现役通常为两年。按照国务院颁布的《退伍义务兵安置条例》规定,义务兵在服役期间,因父母等家庭主要成员伤亡病残而造成家庭经济严重困难,本人成为家庭的唯一劳动力,可提前退役。

  邓必全说,上述人员均以此为借口获得提前退役。以广安地区胡泽皓为例,他因父亲身患急性病毒性脑炎提前退役,而一份由医院盖章的《邻水县人民医院关于邓必全举报的回复》称,胡泽皓之父胡建林在其子服兵役期间,找到该院医生付华文,开具了一张证明其父胡建林身患急性病毒性脑炎的证明,经核实为假。

  邻水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陈中安证实了以上事实,并称医院已经对开具假证明的医生付华文作出了暂停执业活动和扣罚300元绩效工资的处理。

  查阅四川省国税局资料,参加2009年该局内招考试的职工退伍子女共计220人,其中提前退役的有14人。而这14人中,9人入职国税系统,另外5人领取了7万-10万元的安置费。“都是当了一年甚至于半年的兵,”邓必全说,“造假的证据我都掌握。”

  在巴中市南江县国税局获得安置的何川平则是另一种情形。巴中市国税局公务员家属李琼称,何川平原本非四川国税系统职工子女,不在安置之列。后来,他被该局公务员何政收养,从而获得安置资格。

  何政原为何川平叔叔,后收养何川平为子。何川平何政户籍资料显示,何政有两个儿子均已工作,何川平为其收养的第三个儿子。而我国《收养法》对于收养人资格的要求,首要的即是“无子女”,重庆律师周立太表示,何政已有两子,根本不具备收养资格,本次的收养法律关系不能成立。

  国家税务总局于2010年7月8日《关于四川省邓必全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中回复:胡泽皓等三人是否符合退役条件是由部队认定,当地民政部门审核接收,再分配至用人单位。如对安置资格条件有异议,请向有关部门反映。

  以上种种,具体负责安置工作的四川省国税局人事处处长邓红表示,以上情况该局早前已经进行调查,但作为安置任务的执行部门,只能根据民政局提供的法律文件办事,“是不是造假,我们没权力认定”。

  她进一步解释,要取消安置资格,只能是部队师级以上单位出具退伍军人造假的证明,或是民政部门出具造假的证明或法律文书,“其他的文件都不行,也不是说这些文件不成立,只是我们无权依据这些来取消安置”。

  “打架”的文件

  这一切,实际上是由一份四川省国税局内部文件引发。

  四川省国税局在2007年10月29日发布第49号文件,即《关于进一步做好退役士兵安置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该文件称,“从2010年起,对退役士兵和转业士官全部按自谋职业,一次性经济补偿的政策进行安置。”

  也就是说,在2007年参军的国税系统职工子女,将成为最后一批有机会参加内招、进而通过考试进入国税系统工作。多名家属表示,正是由于49号文件造就疯狂造假追赶“末班车”,正常的安置秩序被打乱。

  此外,四川达宽律师事务所律师林静等多名律师也表示,该文件与国家多部有关退伍军人安置的法律法规相抵触,应以撤销。

  据悉,按照《兵役法》、《退伍义务兵安置条例》关于系统分配、包干安置的退伍军人安置规定,其应安置在其父母所在单位,安置的方式包括岗位安置与自谋职业及转业安置,其中自谋职业需本人自愿申请,然后可获得一次性经济补偿。

  据统计,自2006年以来,四川省国税系统应予安置的城镇退伍军人约有200人,但其中大部分至今没有被落实工作岗位。其原因在于四川省国税局“一刀切”式统一货币安置的做法,并未获得“自愿申请”。

  周立太律师表示,退伍军人的安置属于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强制性安置,四川省国税局置此强制性安置政策于不顾,出台所谓的货币安置办法,是在人为地为退伍军人的安置设置障碍和门槛。

  “这显然是与国家的法律相抵触的,”周立太曾作为这些家属的代理律师向政府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至今未获回复。

  此外,根据国务院2005年发布的第23号文件《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城镇退役士兵安置工作的通知》规定,对于退伍军人安置,与《兵役法》及国务院、中央军委有关政策规定不一致的部门或行业文件,一律不得执行。

  对此,四川省国税局人事处处长邓红表示,49号文件并不存在问题,“得到了省政府以及省民政部门的肯定与支持”。

  “无奈之举”?

  对于统一进行货币安置的规定,四川省国税局解释说,这主要出于编制的限制,“我们已经没有编制,实在没有再进行岗位安置的能力”。2009年最后安置的66人已经是超编制安排,“需要很多年来进行消化”。

  据了解,2000年国家税务总局核定编制后,近年就一直再没有增加四川省国税局的人员编制,系统内进行安置的能力逐年减弱,每年只能安置40到60名退伍军人,到2009年差不多安置了近千名,已达极限。为此,自2001年开始到2009年,四川省国税局对于系统内退伍军人的安置虽仍以岗位安置为主,但要通过考试竞争的方式进行筛选,每年举行1次,每人可以考3次。

  四川省国税局同时认为,该局的一次性货币安置其实条件优厚得多。按照该局规定,义务兵按照本地区职工平均年工资的2—4倍发放一次性货币补助,志愿兵是按照3—5倍发放,“我们统一是4倍的标准,”邓红说,“相较于全国每年数以万计的退伍军人,这已经够好的了,哪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公正。”

  但这并不能得到家属的认同。多位家属认为,同样是国税局职工子女,为何别人可以凭各种关系造假提前退役,堂而皇之地获得安置资格,骗取货币安置,“对在部队老老实实服役了两年的那些职工子女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南都记者 刘伟 发自成都


相关阅读:
绝地求生黑号 http://www.km935.com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龙泉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