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小韩之死

来源:宏飞K网 发布时间:2020-08-06 06:02:48

  小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家啊!家徒四壁,满目苍凉。体弱多病,几乎丧失了全部的劳动能力,两个正在读,整个家就靠她一个人在s学院做楼管换回来的些许微薄的工资维持。有好多次,老公流着泪对她说,只要他把两个孩子带走,就同意和她让她再嫁。他已经三年没碰小韩了,在病痛的折磨下他已经丧失了那方面的能力。每次回娘家,都劝她和他离婚,早日脱离苦海,另外找个好人家,图个下半生无忧无虑。可是,她太爱这个家了,她相信,老公的病一定能好,虽然家里已经没有任何钱供他治病了,孩子这学期的学费还等着她从s学院拿回工资再交,她还是对这个家充满了希望。孩子长大就好了,她一直这样对自己说,支撑着她一步一步走下去。可是这一切,就在刚才,被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粉碎了。小韩不断回想刚才的情节,心如死水。

  “小韩,你坐下,先喝杯水呀。”吴科长端来一杯水笑眯眯的对小韩说。

  “不了,谢谢。”小韩有点受宠若惊,连忙说。

  “没什么,我们都是嘛!”说着,吴三科长便在小韩的身边坐了下来。

  小韩本能的要躲,但是出于礼节,她没动。

  “吴科长,你不是说有事要说吗?”小韩只想快点,老公和孩子还要吃饭呢。

  “别急嘛,先聊再说嘛。”吴三的声音比较轻佻,说着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把手放到了小韩的肩膀上。

  “干什么呀?”小韩生气的叫了起来,本能的拨开吴三的手,朝旁边挪了挪。

  “是这样的,经研究我们决定扣罚你这个月的工资,而且不再用你了。”吴三声音稳定,一改刚才的轻浮样,变得道貌岸然起来。

  “什么?”小韩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不是,是她的家庭状况不允许她接受呀!天塌下来,似乎只是瞬间的事情。

  “为什么?”小韩失望地问?既是问吴三,又像在问苍天。

  “你知道上次13号楼失火的事件给学校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吗?不仅惊动了省教委,还被多事的媒体捅了一把,为此学校被取消了今年的精神文明单位的评选资格,成为教育界的一大。作为13号楼楼管的你,这个责任还小吗?”

  吴三恶狠狠的问。

  小韩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这个责任似乎太大了,该自己承担吗?她没有答案。她只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这份的,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吗

  “不过,事情也不是绝对的,如果你肯……”

  “只要能让我不失去工作,干什么我都……”没等吴科长说完,小韩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叫了起来,可是‘愿意做’三个字在看到吴三那双色咪咪的眼睛时又咽回了肚里。

  “其实,你是一个让很多男人都会心动的,你也很,许多话不用我多说你也能明白。”

  小韩是个过来人,虽说识字不多,但他的意思还是听懂的,她感觉有点想吐。

  “是我亲舅舅,你跟了我,不仅可以继续留在s学院工作,而且我还可私人为你先垫付这个月的工资,平时的好处更不会少了你的。”吴三进一步说。

  小韩不语了。她承认,后面的几句话,对她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她知道贞操对一个女人的重要,可是对她这样的女人,贞操又能值几个钱?小韩真的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看了看熟睡的老公和孩子,小韩来到了灶屋。加水上锅,打开炉门,生着了火,烧了起来。

  “走也要走的干净一些。”小韩想。她承认,在被逼和吴三做那件事的时候,她是有快感的,她甚至有意无意的迎和着吴三的动作。她觉得这是一种不能饶恕的罪过。她可以为了家庭而被逼牺牲自己的肉体,却无法面对这种罪过,虽然她知道是长期性饥渴状态下一种本能的反应,她还是不能饶恕自己,觉得这是对自己男人的真正的背叛,她无法面对自己,无法超越心中的这个鸿沟。她要给自己一个解脱,她选择了离开。

  她已经洗了三次,还不满意,还在洗。她想洗去浑身的污垢及尘世的垃圾,她想干干净净的离开这个的却给她留下耻辱的世界,不要影响自己下辈子投胎做个的人。

  老公和孩子睡得很香,他们不知道他们心爱的人即将永远的离他们而去。

  她最后一眼看了看她深爱的家,亲了亲两个可爱的孩子。把800块钱放到了老公枕边。虽然本来干净的钱现在变的有点脏,却勉强够交两个孩子的学费了,但愿自己的死能够洗去它们的肮脏,不要影响孩子的前途。

  做完这一切,她喝了几口毒药,她知道这药的毒性,足以要了她的命,但她又害怕剂量不足,死不了,被人发现又要花掉一笔抢救费,孩子的学费便又被折腾完了,便又喝下了几口。躺到老公的旁边安静的睡下,永远的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