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遇鬼之那些贫穷的日子

来源:宏飞K网 发布时间:2020-08-08 15:46:13

? 第一章? 1961年的时候,我刚好18岁,不巧的是,全中国正赶上了大灾荒。我打小就生活在离北京城不远的一座破旧的四合院里,家里原先还有三口人,我爷爷,爸爸和母亲。不过,我爷爷原先是地主,常常被拉去批斗,也脾气也硬得很,受不了那个气。有一次又被拉去后,就再也没回来了。爷爷死后,我爸爸生了一场重病,挨了半年之后再也撑不住撒手人寰了。? 我父亲死了,那一年我十岁,我母亲再也撑不住了。看着家里四面墙都透着风,值钱的东西都被村里的一些寻衅滋事的拿走了,孤儿寡母的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往下过呀?她平日里多愁善感,终日以泪洗面。在生产大队干活的时候总被人欺负,干的都是又脏又臭的活,拿到的钱确实最少的。她个子矮小,别人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和人讲理,人家都不拿正眼瞧她。她心情抑郁,清贫的生活和繁重的农活彻底压垮了她的身体和心灵,在我十五岁那一年的一个闷热的夜晚,我躺在竹席上拍着蚊子半梦半醒的时候,母亲悄悄的来到我的身边抚摸了我的脸颊,一滴冰冰凉凉的泪水滴答的滑落到我的眼睛上,我的意识渐渐清晰。睁开朦胧的睡眼,看见母亲慈祥的面颊,两鬓已经有了一些早生的华发。? 我甜甜地冲母亲一笑,轻声的说:“妈,这么晚,你怎么不睡啊?蚊子吵找您了?”母亲温柔的摇了摇头,然后说:“没有,妈睡不着,看看你。过阵子就是你的生日了,妈妈提前送你一个礼物。”我心里一阵欢喜,长这么大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什么礼物。虽然是夜晚,但伴着点点的星光,我看见母亲将摸着我脸颊的右手伸进她黑色短裤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条漂亮的项链。那项链上缀着一个小巧的月亮形的红玉,外面看起来是那种透明的白色,只是里面嵌进去的血红色,那红色真好看,我借着星光仰起头看了看,那抹红色似乎会流动似的。? “馨儿,这个项链你一定要保管好,它可是咱们家剩下来的唯一的宝贝了。”母亲声音略带激动地叮嘱着我。“嗯,我知道,我可以把它戴在脖子上吗?”我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期待的问。“可以啊,只是,那个玉你要把收在衣服里切不可给人看见了,否则……”母亲的意思我明白,定是村里的那些个蛮不讲理的混账东西。“呵呵,妈妈,谢谢你,馨儿好开心啊!”母亲这辈子过得太苦了,我暗暗的想长大了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富足的生活。夜越来越深,我的意识逐渐的模糊起来,母亲还在我的耳边说着:“馨儿,这个项链是有来历的,这个是咱们家祖传的宝贝。咱家的太公公活着的的时候和他的兄弟去了山西盗墓,在一个墓穴里发现了这个项链,不过当时这个项链上的玉通体都是白色的,后来不知怎么你太公公伸手去拿的时候手居然被割破了,血哗啦啦的流出来,说来也奇怪,那血尽数被这玉吸了进去。"你不见了,你哥第个怀疑的人,肯定是我。"来到杜然家的第天,他搂着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的我说,"周月,我要我们永远在起。"人常说于是有灵性的,碰到有缘的人了便会出现异象。”? 你太公公把这个玉揣进了怀里带了回来,可是他生了一场奇怪的大病,身体一会儿烧的烫手,一会儿又冰冰凉凉,冷的刺骨,找大夫吃药一点都没有用,三天后的的清晨,便与世长辞。怪的傲剑却不知为什么非常粗暴地对风之翼吼道:"告诉你吧,关于‘列列’的传说完全是编造出来的!今后再也不要想关于‘列列’的事了!明白了没有!""你太残酷了我真的很害怕,你却不问情由地训斥我。我讨厌你——傲剑!"风之翼满腹委屈地泣诉不满。"你难道非大声斥责他不可吗?""是啊!尽管哪个灵魂并不存在"网友们见风之翼真的很伤心,便责怪傲剑刘大喜没有接话,拿起奶粉走了。不该太凶。傲剑直缄默无言,直到困乏的风之翼去另屋中睡着了后才对大家解释道:"你们错了!那个灵魂确实存在,而且很危险!""什么?是真的?!"家里人哭的昏天黑地的,都说这玉是至阴之物,要把它毁了。可是那时候来了一位道士,他及时的阻止住了,并且说了一番让我们家里人咂舌的话。道士说:‘这个玉在吸了太公公的血时,其实连着他的灵魂也一起吸了进去,一个人没有了灵魂了,还怎么活的下去?不过子孙若带着这个项链,定可以辟邪保平安。\\’馨儿,你一定要带着这个项链,好好的活下去……“母亲还在说着,可是我的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最终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章?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突然一阵炸雷”轰“的一声将我惊醒,闪电”啪嚓“迅猛的划过天际,我吓得瑟瑟发抖,快速的坐起来在房子里四下张望着母亲。”妈妈,妈妈……“我大声的呼喊着,可是房子里除了我的声音便只剩令人胆战心惊的炸雷声与我呼应。天已经微微亮了,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一阵风吹来我只觉得有点凉,这样的早,这样的天气母亲会去哪里呢?我呼喊着,找遍了家里就是不见母亲的踪影,我开始焦急不安,扯着嗓子大喊着:”妈妈,妈妈,妈妈……“就在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我看见一个身材壮硕的人影从雨中朝我跑过来。我擦了擦眼睛一看,是凯子。看见凯子,我的心里稍微的平静下来。凯子和我从小青梅竹马,他比我大两岁,人憨厚爽快,对我特别的好,他家离我家就100米远,我们家的一些重活平日里多亏了他。? ”馨儿,不好了,快……快去村长家门口的池塘看看。“凯子浑身淋得透湿,直喘着粗气说着。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我看了只觉得心里直发毛,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和父亲去世的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我觉得母亲一定出事了,而且出了大事。这样一想,我心头一疼,鼻子一酸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不要,千万不要,如果失去了母亲那我还怎么活的下去。在大雨中,我狂奔着。只觉得人世间太无情,太冷酷了。先活活的逼死了我的爷爷,抢夺我们家的东西,害的我爸爸过度劳累病死了,现在我的母亲也走上了绝路。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和母亲一起死了倒也不用再手气了。? 当我抱着死的决心的时候,我居然释然了。来到池塘,看见母亲凌乱的头发,破旧的衣服还飘在塘中间的时候,我仰天嘶喊了一声:”老天,来生我再也不要做人了。“”扑通“我纵身一跃跳进池塘,其实我是会游泳的,但是此时此刻我只是任由水往我嘴巴鼻子里灌。又听见一声”扑通“,我的身体不再下沉,而是被紧紧的托起。很快我被托举到了水面,我没死,我有点崩溃不住的大哭。”不要救我,让我死,让我死啊……妈……妈……“我心寒至极,哭的撕心裂肺。命运为什么对我如此的不公平,我好恨!? 最终我还是被拖上了岸,救我的是凯子。我已经折腾的毫无力气,脸色苍白如纸。凯子心疼的看着我,然后对我说:”我先抱你回家,等会我再把婶子带回去安葬。馨儿,你不要折磨你自己,求你。“我听了,心里一阵热乎,眼泪又流了下来。但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看着凯子我闭上了眼睛。天还在下着大雨,凯子用结实的双臂将我牢牢的抱在怀里,生怕我会消失一般。我只觉得心疼。我将头埋进凯子的怀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床边放着一个药罐子,凯子关切的眼神注视着我。见我醒了,他赶紧将熬好的药盛好喂我喝。他轻声的说:”乖乖的躺着,把药喝完,我便和你好好的说。“? 凯子的眼窝深陷,必定为我的事情操碎了心。我只得乖乖的听话,一口一口的喝了药。我想从床上起来,可是浑身像散架似的疼痛不已。”别动,乖乖的躺好,你回来之后发了高烧,我请了大夫给你扎了针,你才逐渐好起来。你都躺了两天了,现在你终于没事了,我也安心了许多。“凯子说着关心的看着我。”什么,那我妈?“我急忙问道。”放心,婶子的事情我已经都办好了。我买了一口棺材,把婶子已经下葬了,就埋在你爸爸的旁边,等你好了,我陪你去看看。“凯子说完,我心里一阵感动,这个世界上幸好我还有凯子,否则我一定……我伸手摸了摸脖子,脖子上的项链是那么的美丽,可是母亲却永远的不在了,从此我就真的没有了亲人了。? 突然,我的肚子咕噜噜的唱起了大戏,我应该好久都没吃东西了。这声音给凯子听到了,他眼睛一亮:”哦,我给你熬了点粥,马上端过来。“很快,一碗香喷喷的粥便端过来了,我饿的极了,急忙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碗很快见底了,可是我还没有吃饱,凯子见了拿着碗又去盛了一碗。我依然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凯子有心,这粥不冷不热的,正好的温度。? 第三章? 恢复了几天,我的身体逐渐好全了。这期间凯子一直照顾着我,他家里有点好吃的一定会带点来给我吃。转眼,我母亲去世三年,我18岁。这一年我真正的明白了饥饿。凯子家里有一个年迈的奶奶,73岁了,春天的时候去世了。凯子也很苦,他父母在他很小就去世了。凯子原本就很孝顺,奶奶去世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那一段时间里他不吃不喝,脸上都长出了一些胡子,头发乱蓬蓬的,我便去他家学着他的样子为他做饭。一直是凯子照顾我,我平日里喜欢看些书,破四旧的人什么都抢,唯独不稀罕书。我父亲在世时,经常教我读书识字,那些书多都是我家先人珍藏的盗墓的一些书籍。? 我喜爱书,也喜爱思考,因为勤奋好学,父亲教了我很多的知识。后来我还迷上了历史,父亲还给我搜罗了一些这样的书籍,大大的开阔了我的视野。所以,虽然我没有上过一天的学堂,但是我因为书本的熏陶,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书卷气,却使我清丽脱俗。18岁,我已经显露出少女的青春气息,淡淡的柳叶眉,水灵灵的乌黑的瞳仁似一汪清澈的湖水,小巧笔挺的鼻子,粉红的嘴唇笑起来犹如春日的阳光。只是我不太爱笑,生活给我的打击实在太多了。”咳咳咳。“我不会生火,被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可是我得坚强,不能再让凯子担心了。? 可是凯子已经听到了我的声音,他从里屋走出来,红肿的眼睛看了看我,然后蹲下来说:”馨儿,我来吧,你歇着。“”不,凯子,我来,我一定可以。“我坚定地说。然后不容改我拼命的把寝室门撞开冲了进去。她们对我的行为不愤的说:变的把凯子推出了厨房。米少得可怜,只剩下最后一顿的了。我决定烧一锅水,熬一两碗粥肯定是可以的。平日看凯子做简单的不行,可我来的时候,那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点着火,我不敢大意,开始倒水下米入锅,接着便猛地塞柴进去烧。? 屋子里的黑烟滚滚,我的脸上也是一块白一块黑的,终于把粥熬好了。我很有成就感,将它端到凯子的面前,轻轻地说:”凯子,快吃吧!“凯子抬头一看我的脸,皱紧了眉头,然后又看看我手里的粥,他站起来,一米八的大个子超过了我一个头,不知不觉的他已经长成了一个男人了。看着他,我有点恍惚了。他伸出右手,轻轻地擦了擦我鼻尖的黑灰,然后什么也不说,只是将我搂在怀里。我知道凯子心里也疼,将双手环抱住他的腰,希望给他温暖和信心。? 第四章? 三天之后,我和凯子两人什么吃的都没有了。那天中午,我坐在小池塘边,凯子带了一把铲子对我说:”馨儿,我要出去几天,你一个人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上午去向我四婶借了一点玉米,你把它磨成粉熬玉米粥喝,我很快就会回来。“”出去,你要去哪?“我有点好奇?”你就不要问了,我很快就会回来。“凯子不会撒谎,所以也不编理由搪塞我。不过他要是不说,我绝不肯罢休。”我听说我父亲埋葬在某个下着大雨的夜里,某个人曾经对我说:下雨的平安夜里千万不要走楼。——题记的那座大山里有个古墓,里面有不少值钱的东西,我们已经山穷水尽了,再不想点办法只怕会饿死。“? ”你打算一个人去?“我直截了当的问。”嗯,是啊。我已经找好了接手的人,你也认识。咱们镇上的大胡子,他不一直在搞古董这一行吗?我都和他说好了。“凯子信誓旦旦的说。他也真是憨厚到家了,胆子够大了呀!”不行,你得带上我。“我提议道。”那怎么行啊?“凯子有点不高兴了。”那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你知道吗?坟墓里虽然躺着的都是死人,但是万我说,你干嘛啊,叫这么大声,又不是我欺负你。一你触怒了他,可是会变成僵尸的呀!我们家的祖先都是做这一行的,你带我去,我可以帮妻子捧着照片,再伸手摸摸背部,"是吗?我直没注意呢。"到不少忙呢!要是不带我去,凯子,那你也别去了。“说完,我扭过头不再言语。凯子拗不过我,无奈只好答应了。我们带了玉米,然后拿着一把铲子就上路了。有些家伙是盗墓专用的,可是我们没钱也买不起,只希望借着我以前看过的知识,能够平安的盗取一些财物就好。? 第五章? 凯子很快便带我进了大山,找到了要挖的墓地。白天时我们歇息着不动,到了晚上四周黑漆漆时,我们便开始了行动。这个墓修葺的很一般,一个大墓碑上刻着一些古文,我还真看不懂。反正肯定是:这人姓甚名啥,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的就对了。”馨儿,你坐着,我挖好了咱们再进去。“凯子说完,呸呸对着手掌吐了吐沫,然后搓了搓,接着抓紧铲子开始一锹一锹的挖起来。他力气大,没一会便挖到出一个大坑,突然大铲子碰到一个什么硬物,发出侧耳的”刺啦“的声音,凯子停下了,回头看着我问:”馨儿,你过来,看看,这是怎么啦?“? 我立即跑过去,下面没有棺材。看看那里的土,再用铲子轻轻地敲了一下那硬硬的物体。是石砖,下面肯定是有个巨大的墓室。肯花这样的心思的人,棺材里的一定是个有钱的主。”凯子,用铲子狠狠地敲这大砖块。“凯子也不多问,他早已汗流浃背了,但是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啊——“他闷哼一声,只听见”空隆“一声,铲子底下果然被砸通了。凯子继续把周围的石砖砸掉,容得下一个人的身子那么大时才停手。? 他也很高兴,紧接着从包里拿赵老太太看,脸色下子暗了好多,说道:"我刚在老付家小卖部花块两毛钱给我孙子买了个气球,给他块毛钱,找给我毛钱。这钢崩儿都是他找的。让这王*的给糊弄了,我愣没看出来。——给你换个毛的。"出一捆粗绳子绑在墓地边的一颗大树上,接着绑在自己的身上准备先下去时,我急忙拦住了他:”别急,等一下。“”为什么?“凯子不解的问。? ”你真是傻,这个墓都不知道是多少年的了,万一里面有尸毒尸气不要了你的命才怪了。“? ”那?馨儿,我们不能下去了?哎呀,不久白忙活了?你怎么不早说呀?“? ”凯子,别急呀?我有办法,知道带我来的好处了吧!“我故弄玄虚的说。? ”快点啊。“凯子催促道。? 我麻溜的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一个瓶子,这个瓶子里有一些萤火虫,它们在黑暗中发着光,我将瓶子对着洞里打开后,萤火虫慢慢的飞了出来。它们在洞里缓慢的飞着,点点的光真漂亮。”馨儿,你干什么呢?“凯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看,这些萤火虫要是在这个洞里没死,说明这个洞就是通风的,没有尸毒气体,咱们就可以下去。“我解释道。”哦,这样啊"我是怕啊,不过对于这种只是在停尸间吃碗炒面的故事,还是没兴趣的,太Low!"我看着周名鄙视的说道。。那我们要等多久?“凯子追问。? ”大约十分钟就"百十、百十、百十、"活见鬼"什么意思?现代词典解释,喻意事情离奇古怪,不可理解。在中国盗墓史上,"活见鬼"现象不止出现过次,是真的有鬼,还是其他原因?百!"当张所长的双脚踏上第百级楼梯时,他抬头看了下,发现自己正身处楼梯正中间的位置。行了,我们等会吧!如果死了,咱们就得放弃,因为咱们没有防毒面具啊!“我看着凯子,略微担心的说。很快十分钟过去了,我和凯子望着洞里的萤火虫还在快乐的飞舞着,心里欢喜的不得了。很快,凯子腰部绑紧绳子慢慢的下去了。好歹不是特别深,两米的绳子刚好到底。”馨儿,你也下来吧。这里很空旷呢!“我心里有点怕,可是想着凯子在下面便有了底气。萤火虫发着绿色的光芒,飞来飞去,真的好美。我差点忘记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了。? 第六章? 下到底部,我闻到一股发霉的气味,黑漆漆的真难受。凯子赶紧把带来的白蜡烛点燃,正要拿过来时,我对着凯子说:”凯子,你把带来的四根蜡烛都点燃,然后在这个墓地的四个方向摆好,要放在挡风的地方,不能灭了。等会咱们在棺材里拿宝贝的时候万一灭了,棺材里的东西就会知道有人盗取财物,万一是个守财奴的话,可是会尸变的,铁定会和咱俩拼命的。“我话一说完,凯子茅塞顿开。他赶紧听我说的,将蜡烛摆好放在了四个墙角处,顿时墓室亮堂堂的,一口红色的大棺材摆放在正中间,奇怪的是棺材盖只有半截了。算了,不想了,别耽误时间了。? ”我来照顾这几盏灯,你来摸可好?“我还是比较怕那白森森的骨头的。”当然是我啦,你就看好灯吧!“凯子说着开始去找宝贝。”凯子,万一尸骨上长出白色的长毛你千万不要再摸了,知道吗?那就是尸变了,比僵尸还厉害呢。我看书上说那叫‘大粽子\\’。导致尸变的可不止蜡烛灭了,还有一些我记得不清楚。你也要小心啊。“? ”嗯,好。“凯子简单的回答了一声之后,便朝棺材走去。西南角的蜡烛闪闪烁烁的,我走过去,伸出双手护住,这才好多了。我看着凯子神情无比紧张的走到棺材面前,伸出双手在棺材里摸来摸去,一个玉扳指被他抓了出来,两条黄金锭子也被拿了出来,他小心翼翼的取着,脸上泛出阵阵喜色。我叮嘱道:”不能全拿,给他还留点。“”嗯,这是个男的,棺材里也没几样东西。“凯子的声音里的喜悦也传达给了我,可是我还没来得及乐呵,就见一条金黄粗大的蛇向我游移了过来,尖尖的脑袋,红红的蛇信子,”啊,蛇。“我吓得快速跑开。凯子朝我看过来,接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蜡烛旁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蛇尾,用劲的朝空中360度旋转了几下,”啪“甩到了墙壁上,那蛇便毙命了。? ”呼。“我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可是我惊讶的发现西南角的蜡烛就在刚才那么一小会——灭了。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和凯子一起扭头看向棺材。我俩都朝棺材里望去,天啊,尸骨真的长毛了,而且是疯长。那头上,脖子上,身上,脚上长出了长长的白毛,尸骨仿佛活了一般,嘴开始活动好像在呼吸了。天啊!第一次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我发现挂在我脖子上的那个项链上的玉发出了血红色的光芒,照的整个墓室一片红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奇异的一幕。? 第七章? ”轰轰轰。“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棺材里的大粽子直直的从里面跳出来,他僵直着身子一碰到红光便往后躲闪。转头抓住凯子,白森森的手死死的掐住凯子的脖子,只叫他直翻白眼舌头都快整个伸出来了,凯子双手徒劳的掰着,双脚已经离地。情况十分危急,我感觉到它很怕我这束红光,便快速的跑过去,那东西似乎被灼伤了一般,迅速的松开了凯子的脖子,躲开了。好险,我有个救命符啊!凯子和我紧紧地靠在一起反过来朝那东西逼过去。我在思忖着怎么消灭了它,余光瞄到了燃着的蜡烛。我手上抓紧蜡烛小心翼翼的护好火光,那东西已经紧靠墙壁了,嘴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似乎很痛苦的样子。没办法呀,不消灭你,我张百超猛地想起个月躯喝完酒逆向行驶时把个女人撞到了,然后她就被卷在车底下了。吓得魂飞魄散的张百超看到周围个人也没有,当即就猛踩油门跑了。们就活不了。? 我记得书上说过巫师在玩弄法术时,也玩手点灯,只见巫师将灯吹灭,然后用手指指灯马上就亮起来了,原来巫师事先用化学药品氯酸钾和硫磺各十克研成粉末,混合在起粘在手指上,当灯吹灭后,趁有点火星,用手指点,灯就重新亮了。,火可以烧死这种东西,它身上的白毛易燃。我伸出手上的蜡烛,那东西被我身上的红光似牢牢绑住似的,不得动弹。我紧盯着那东西。然后深吸一口气将蜡烛放到僵尸的毛发上,一束火苗蹭的燃烧着了。我和凯子都快速的往后退开。那东西被火烧着之后,快速的蹦着,朝我们扑来,凯子为了保护我,抄起地上的铲子狠狠地拍打着它。一不小心被那”大粽子“碰到了,身上腾地窜起了火苗,我下的赶紧说:”凯子,快在地上打滚。“凯子反应灵敏,一个驴打滚身上的火被扑灭了。? 那大粽子也已被烧的差不多了,我和凯子便什么也不忌讳了,将棺材里的其它几件之前的东西拿了出来。做完这一切后,凯子先抓着绳子爬了上去,然后便将我也从洞里拽了出来。到了地面上之后,我感觉已经经历了一百年。再看看凯子,他一脸的疲惫不堪,但和我四目相对时,伸出双臂将我揽在怀里紧紧地抱着说:”馨儿,咱们这下生活上会好点了。“


合乐娱乐平台 www.hele6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