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伤过狐仙 落得狐咒

来源:宏飞K网 发布时间:2020-08-10 06:11:07

民间故事是民间文学中的重要门类之一,故事大全小编为大家带来一篇伤过狐仙,落得狐咒,快来看看吧

话说五六十年前,在无名的群山之中,有一小村。说是村子,可却实没有几户人家。单说这户姓黄的人家,男人黄大山,此时三十有五,家中上有七十老母,下有两儿三女,妻子慧贤小他两岁。平日里大山除了耕种几亩薄田之外,还爱到山里放个笼套,下个夹子,弄些小猎物。象狐狸、獾子、野兔,常是他囊中之物。家中两儿三女碗中正缺少肉味呢!每次有猎物钻入笼套、踩到夹子,黄大山都会喜滋滋的。

这一年,初春。雪未融净之时,大山早起,与往常一样去溜山。查看了几个笼套和夹子均无所获,走到最后一个笼套时,黄大山眼前一亮,一只火红的猎物被套住了。定神一看,好一只红狐狸,毛色鲜亮,如涂过油脂一般,个头又大,单这皮毛就能卖个好价钱。大山没有多想,举起木棒,当即打死,真怕一不小心挣脱了。大山兴高采烈地回了家,一路上哼着小曲,别提多高兴了。

回到家中,一进门就唤着慧贤,看我今天弄回啥来了!慧贤出门一看,大为吃惊!面露慌色道:“娘不是不让你打狐狸吗?多不吉利!”大山若无其事地说道:“净瞎扯,别听妈的。他知道个啥呀,这皮毛很值钱的,你看这毛色多正啊!”大山边说着边取来刀具,剥下皮来,剔些肉来备着煮了下酒。晚上,他叫上好友狗剩子来家中喝酒吃肉,酒过三旬,两人略显醉意,送走狗剩子,大山也睡下了,他却实有点多了。

夜半,窗外月明风轻,残雪银白。大山酣然入梦,梦中他身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中,山上云雾缭绕,林中静谧得可以听到呼吸和心跳,大山有些诧异。此时远处飘飘然飞来一白衣女子,在距大山丈余落地,一见大山就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说:“昨日我夫酒醉,遭你惨杀。你要活得安生,就埋了他的皮与残骨,我姑且可以饶你,你若不听我言,我便诅咒你三世。家兴必败,人兴必衰!”说完化做一道亮光,转眼间就没了影踪。大山惊起,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看到熟睡的家人,原来是梦。都是白天里妻子瞎闹腾的,大山根本没当回事情,并未照梦中女子所言去做。

时隔月余,大儿子小亮上山砍柴,不小心摔断了腿。小亮回忆当时的情况,他在一条很熟悉的山道上前行,忽然前方路上现了一女子,穿着古代的白衣,她见小亮扛着木柴,侧身让路,面带微笑说:“小心点啊!”小亮从她身边经过时,脚下竟然一滑,就滚到了山下,晕了过去。待他醒来时,觉得腿上一阵巨痛,才知自己的腿断了。

又过了半载,大山的小女儿患上怪病。发病时,浑身抽搐,神志不清,咬得牙齿咯崩崩直响。四处求医,都因无果而终。

接下来的日子,真是倒霉透顶。养猪猪死,养马马瘟。老黄家弄得鸡犬不宁,大山连急带火竟得重病先走了一步。他走了之后,这家人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好歹慧贤为两个儿子成了家,把三个女儿嫁了出去,又送走了老太太。小女儿因有病,只能嫁给一个残疾人,日子过得十分清苦。本想两个儿子勤劳能干,日子肯定错不了。可是天不随人意,亮子有一儿一女,可这一儿子生来就有抽疯的毛病,随了他老姑。女儿十八那年得了个头疼的病,说疼就疼,说好一会儿就好了,医也无果。亮子的弟弟,生了一个儿子,三岁不坐,四岁不走,五岁不会说,十来岁时,也不认得人,整个一弱智。慧贤很是愁得慌,可日子还得照过。

这一年,村里来了个游医(会些巫术),村里人算了的确灵验。邻居提醒慧贤,家中人丁如此不兴,何不去算一算。那人一见慧贤,就说你家伤过狐仙,落得狐咒,他也无法。慧贤忽然想前多年前,大山埋怨她胡说八道,讲起的那个恶梦……

以上就是伤过狐仙,落得狐咒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知道更多,请收藏匆匆故事网